主页 > 优惠

虽不如黄盖王佐的苦肉计震撼 水浒传中也写了几出精彩苦肉计

时间:2019-09-22 来源:撼晓几多枝

如今说起“苦肉计”,人们自然都会想到古人黄盖。

三国时期的孙吴部将领黄盖遭到大都督周瑜一顿暴打,却落得千古流芳。他演的这出假意降曹苦肉计,成功骗过了一代枭雄曹操,为孙权、刘备联手在赤壁大败曹军立下大功。

自此,中国民间留下了“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的歇后语。

虽不如黄盖王佐的苦肉计震撼 水浒传中也写了几出精彩苦肉计

苦肉计作为三十六计之一,屡屡被古人用于破敌。

小说《说岳全传》中,专有“王佐断臂假降金”一节。岳飞部将王佐,见金国狼主金兀朮带义子双枪小将陆文龙来犯,岳家军中一时无人可敌武艺高强的陆文龙。岳飞无奈之际,王佐自断臂膀施苦肉计去金营诈降。金兀术信以为真,赐他叫“苦人儿”,把他留在营中。王佐利用能在金营自由行动的机会,接近陆文龙的奶娘,一同向陆文龙讲述了他的身世。陆文龙得知自己是宋将后代的身世后,归降宋朝。

在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中,也有几处施用“苦肉计”的情节,虽然比不上三国黄盖和南宋王佐的为两军交战而实施的苦肉计豪迈大气,却也情节生动,有滋有味。

水浒小说介绍豹子头林冲出场时,设计了朝中太尉高球的儿子高衙内为霸占林冲美貌的妻子张氏几次不得手,还险些挨了林冲一顿拳脚教训。虞侯陆迁让高衙内装病,对其父使用苦肉计,谎称如得不到林冲的妻子就会相思而死。高俅本身无后,对这位义子非常溺爱。只要高衙内想要的,高俅统统会满足。

书中交代,高衙内从那日在陆虞候家楼上吃了那惊,跳墙脱走,不敢对太尉说知,因此在府中卧病。陆虞候和富安两个来府里探望衙内,见他容颜不好,精神憔悴。陆谦道:"衙内何故如此精神少乐?"衙内道:“实不瞒你们说。我为林家那人,两次不能够得他,又吃他那一惊,这病越添得重了,眼见得半年三个月,性命难保!”二人道:“衙内且宽心,只在小人两个身上,好歹要共那人完聚;只除他自缢死了,便罢。”

正说间,太尉府里老管也来看衙内病情。陆虞候和富安见老都管来问病,两个商量道:”只除恁的,”等候老都管看望出来,两个邀老都管僻静处说道:“若要衙内病懊,只除教太尉得知,害了林冲性命,方能彀得他老婆和衙内在一处,这病便得好;若不如此,一定送了衙内性命。”老都管道:“这个容易,老汉今晚便禀太尉得知。”两个道:“我们已有计了,只等你回话。”老都管至晚来见太尉,说道:“衙内不得别症,却害林冲的老婆。”高俅道:“几时见了他(林冲)的浑家?”都管禀道:“便是前月二十八日,在岳庙里见来;今经一月有余”。随即又把陆虞候设的计细说了。

虽不如黄盖王佐的苦肉计震撼 水浒传中也写了几出精彩苦肉计

高俅道:“如此,因为他浑家,怎地害他!我寻思起来,若为惜林冲一个人时,须送了我孩儿性命,却怎生得好?”都管道:“陆虞候和富安有计谋。”高俅道:“既是如此,教唤二人来商议。”老都管随即唤陆谦,富安,入到堂里唱了喏。高俅问道:“我这小衙内的事,你两个有甚计较?救得我孩儿好了时,我自抬举你二人。”陆虞候向前禀道:“恩相在上,只除如此如此···使得。”高俅道:“既如此,你明日便与我行。”···

这之后,便有了“豹子头误入白虎堂”得情节,林冲遭陷害入狱,最终被发配沧州。后来妻子自尽,他又险些被烧死在草料场。被逼无奈的林冲,愤怒杀死陆虞候等三人,上了梁山落草。

在《水浒传》中,水泊梁山的寨主是及时雨宋江,他被称是天魁星。自然,有天魁星也要有个地魁星。书中交代的这个地魁星,就是水浒好汉中绰号神机军师的朱武。而且,朱武出场就上演了一出苦肉计。

小说交代,朱武是定远人氏,他“能使两口双刀,虽无十分本事,却精通阵法,广有谋略”,是少华山山寨之主。他手下有跳涧虎陈达,白花蛇杨春二人。三人因累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曾誓愿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朱武带领少华山喽啰准备洗劫华阴县时,顾忌华阴县附近的史家庄庄主九纹龙史进是个人物,朱武不主张硬碰硬,但是陈达自己率人去扫荡史家庄,结果被史进活捉。

朱武见硬拼九纹龙史进不行,为救陈达,就想出了条苦肉计。

朱武的苦肉计,发生在书中《王教头私走延安府 九纹龙大闹史家村》一章中。陈达被史进捉拿后,朱武、杨春两个,正在寨里猜疑,捉摸不定。且教小喽罗再去探听消息,只见回去的人,牵着空马,奔到山前,只叫道:“苦也!陈家哥哥不听二位哥哥所说,送了性命!”朱武问其缘故。小喽罗备说交锋一节,怎当史进英勇。朱武道:“我的言语不听,果有此祸。”杨春道:“我们尽数都去,和他死并如何?”

虽不如黄盖王佐的苦肉计震撼 水浒传中也写了几出精彩苦肉计

(剧照)

朱武道:“亦是不可。他尚自输了,你如何并得他过。我有一条苦计,若救他不得,我和你都休。”杨春问道:“如何苦计?”朱武付耳低言说道:“只除恁地。”杨春道:“好计!我和你便去,事不宜迟。”

再说史进正在庄上忿怒未消,只见庄客飞报道:“山寨里朱武、杨春自来了。”史进道:“这厮合休!我教他两个一发解官。快牵过马来。”一面打起梆子,众人早都到来。史进上了马,正待出庄门,只见朱武、杨春步行已到庄前。两个双双跪下,擎着两眼泪。史进下马来喝道:“你两个跪下如何说?”朱武哭道:“小人等三个,累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当初发愿道:‘不求同日生,只愿同日死。’虽不及关、张、刘备的义气,其心则同。今日小弟陈达不听好言,误犯虎威,已被英雄擒捉在贵庄,无计恳求。今来一迳就死。望英雄将我三人,一发解官请赏,誓不皱眉。我等就英雄手内请死,并无怨心。”

史进听了,寻思道:“他们直恁义气!我若拿他去解官请赏时,反教天下好汉们耻笑我不英雄。自古道:“大虫不吃伏肉。’”史进便道:“你两个且跟我进来。”朱武、杨春心无惧怯,随了史进直到后厅前跪下。又教史进绑缚。史进三回五次叫起来,那两个那里肯起来,惺惺惜惺惺,好汉识好汉。史进道:“你们既然如此义气深重,我若送了你们,不是好汉。我放陈达还你如何?”朱武道:“休得连累了英雄,不当稳便。宁可把我们去解官请赏。”史进道:“如何使得!你肯吃我酒食么?”朱武道:“一死尚然不惧,何况酒肉乎?”当时史进大喜,解放陈达就后厅上座,置酒设席,管待三人。朱武、杨春、陈达拜谢大恩。酒至数杯,少添春色。酒罢,三人谢了史进,回山去了。史进送出庄门,自回庄上。

朱武用“苦肉计”,不仅成功就出了陈达,还与史进成了朋友。后来,史进和少华山绿林好汉来往密切,被华阴县县官得知,包围了史家庄。朱武等三人又救了史进,再后一同随宋江上了梁山。

水浒小说中的头号主人公宋江,也曾试用了一次“苦肉计”,但被识破并差点送了性命。

这段故事发生在《水浒传》第三十九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一节。

因杀阎婆惜被发配到江州服役的宋江,一日在浔阳楼自饮酒醉,提笔在酒楼墙壁上题下了“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一首《西江月》词,

书中说,“宋江写罢,自看了大喜大笑,一面又饮了数杯酒,不觉欢喜,自狂荡起来,手舞足蹈,又拿起笔来,去那《西江月》后再写下四句七绝诗,写道: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郓城宋江作。’”

虽不如黄盖王佐的苦肉计震撼 水浒传中也写了几出精彩苦肉计

(剧照)

不料,宋江的题诗被当地在闲通判、阿谀谄佞之徒黄文炳发现举报到官府。当时,江州的知府蔡九是当朝蔡太师儿子,黄文炳怂恿蔡九拿此去朝中邀功。

蔡九听了通判黄文炳的举报,下令两院押牢节级带人去牢中查找捉拿宋江进而治罪。而这两院押牢节级戴宗绰号神行太保,却是宋江的好友。他接了知府的命令急忙行动。书中描写戴宗见了宋江:

“戴宗道:‘哥哥!你前日却写下甚言语在楼上?’宋江道:‘醉后狂言,谁个记得。’戴宗道:‘却知府唤我当厅发落,叫多带从人捉浔阳楼上题反诗的犯人郓城宋江正身赴官。兄弟了一惊,先去稳住众做公的在城隍庙等候;如今我特先报你知。哥哥!却是怎地好?如何解救?’宋江听罢,搔首不知痒处,只叫得苦,连说‘我今番必是死也!’

戴宗道:‘我教仁兄一着解手,未知如何?如今小弟不敢耽搁,回去便和人来捉你。你可披乱头发,把尿屎泼在地上,就倒在里面,诈作疯魔。我和众人来时,你便口里胡言乱语,只做失心疯,我便好自去替你回复知府。’宋江道:‘感谢贤弟指教,万望维持则个!’

戴宗慌忙别了宋江,回到城里,迳来城隍庙,唤了众做公的,一直奔入牢城营里来,假意喝问:‘那个是新配来的宋江?’牌头引众人到抄事房里。只见宋江披散头发,倒在尿屎坑里滚,见了戴宗和做公的人来,便说道:‘你们是甚么鸟人!’戴宗假意大喝一声:‘捉拿这厮!’宋江白着眼,却乱打将来;口里乱道:‘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吏人教我领十万天兵来杀你江州人。阎罗大王做先锋!五道将军做合后!与我一颗金印,重八百余斤,杀你这般鸟!’众做公的道:‘原来是个失心疯的汉子!我们拿他去何用?’戴宗道:‘说得是。我们且去回话。要拿时,再来。’

虽不如黄盖王佐的苦肉计震撼 水浒传中也写了几出精彩苦肉计

众人跟了戴宗,回到州衙里。蔡九知府在厅上专等回话。戴宗和众做公的在厅下回复知府道:‘原来这宋江是个失心疯的人,尿屎秽污全不顾,口里胡言乱语,浑身臭粪不可当;因此不敢拿来。’蔡九知府正待要问缘故时,黄文炳耳在屏风背后转将出来,对知府道:‘休信这话。本人做的诗词,写的笔迹,不是有疯症的人。其中有诈,好歹只顾拿来。-便走不动,扛也扛将来。’蔡九知府道:‘通判说得是。’便发落戴宗:‘你们不拣恁地,只与我拿得来。’

戴宗领了钧旨,只叫得苦;再将带了众人下牢城营里来,对宋江道:‘仁兄,事不谐矣!兄长只得去走一遭。’便把一个大竹箩扛了宋江,直抬到江州府里当厅歇下。知府道:‘拿过这厮来!’众做公的把宋江押在阶下。宋江那里肯跪,睁着眼,见了蔡九知府,道:‘你是甚么鸟,敢来问我!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丈人教我引十万天兵来杀你江州人。阎罗大王做先锋!五道将军做合后!有一颗印,重八百余斤!你也快躲了!不寺我教你们都死!’

蔡九知府看了,没做理会处。黄文炳对知府道:‘且唤本营差拨并牌头来,问这人来时有疯,近日却疯。若是来时疯,便是真症候;若是近日疯,必是诈疯。’知府道:‘言之极当。’便差人唤到管营差拨。问他两个时,那里敢隐瞒,只得直说道:‘这人来时不见有疯病,敢只是近日举发此症。’

知府听了大怒,唤过牢子狱卒,把宋江捆翻,一连打上五十下;打得宋江一佛出芯,二佛涅盘,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戴宗看了,只叫得苦,又没做道理救他处。宋江初时也胡言乱语;次后拷打不过,只得招道:‘自不合一时酒后误写反诗,别无主意。’蔡九知府明取了招状,将一面二十五斤死囚枷枷了,推放大牢里收禁。···”

小说这一段情节很是引人入胜,宋江为了自救,把苦肉计演得足够逼真。无奈那个通判黄文炳太狡诈,宋江到底还是演砸了。好在,后来通过戴宗传报信息,引来“梁山泊好汉劫法场”,不仅救出了宋江,而且活捉了通判黄文炳将其凌迟处死。

衷心感谢各位朋友阅览《掌心春秋》。如果您喜欢本栏目,可点击栏目右上角的提示“订阅”或“关注”。我们共同赏析历史趣闻,回忆历史往事…(声明:本文配图均源于网络)